电子烟界的两朵奇葩,值得留下姓名

huoqi 电子烟动态 2019-09-04 17:04:23
做一个电子烟品牌最难的事情,就是起名字
 
电子烟品牌

18年至今,电子烟行业仿佛凿开的油井,各色品牌喷涌而出,几乎每天都会有一个新的电子烟品牌官宣发布。

这本身是一件好事,代表这个行业正在做大,正在受到众多创业者的关注。

笔者曾意淫:即使这些人全部失败,这些企业的员工都将成为最忠实的电子烟宣传者,他们最终会像种子一样洒向全国各地为中国的电子烟普及做出贡献。堪称现代史上最硬核广告。

唯一让笔者感到意外的是,这些林立的新品牌,画风却惊人的统一

300块钱一张的形象照

两千块钱注册个公司

百度百家号发一篇文章,标题也往往是“XX电子烟获得XX万元融资”

一个品牌就这么立起来了

喜雾、雪加、小野、雪茄、喜客、青岚、美氪······

汉语实在太复杂,以至于“做一个电子烟品牌最难的事情,就是起名字”。

这种魔幻现实主义的画风,笔者只从数年前疯狂的微商身上曾经见到过。

以史为镜,可知兴替。

这些新兴品牌,其实有前车之鉴可供参考,那就是山岚和yooz

山岚电子烟一经问世,受到了业界极大地关注。它也最早掀起了电子烟行业用“创始人当IP”的风气。

电子烟界的山岚,像极了手机界的锤子。是一家明显的“设计力过剩”的企业。而在大肆宣传之后,山岚似乎不复过去的风光。电商和线下出货量都被同行以“量太小了”评价。

yooz更是一时风头无两,4月深圳的国际电子烟展会上,yooz买下了最多的广告,显得豪气十足。明星创始人的这一招,用在两位颇具话题性的人物身上,更比山岚技高一筹。

但是如今yooz也陷入了渠道困境之中,线下渠道争抢败给了几个同行。线上业务也一直不温不火。微商,似乎成了他们最后一个靠谱的选择。

早在3个月之前,笔者就预测“凡是搞微商的电子烟品牌,只会越玩越弱”。果不其然,几轮融资失败之后的yooz被曝联合创始人,原“黄太吉创始人赫畅”黯然退场,反手创立了新品牌LAMI,首轮预售后再无影踪,令人不解。

“战略性亏损”带来“战略性疲劳

时间尚早,我们很难就此做出结论,如今的XXX就是上一个XXX。

但是在这个新兴的行业里,无论是消费者还是投资人,笔者建议都应该更理性的看待这一场“瘾品狂欢”。

中国人经历了共享单车、区块链、VR。我们似乎有点忘记了中国人血肉里的一项基因——本分。

京东、瑞幸、滴滴之流“战略性亏损”,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让中国人对“战略性亏损”产生了“战略性疲劳”。

是时候歇口气了。商业的本分,无非“赚钱”二字。

电子烟行业里,现在谁还在本本分分的赚钱呢?似乎没有人想做这件事。

做电子烟的去本分赚钱,就好像到了夜店里,顶着喧嚣的音响弯腰回收易拉罐一样,被人看不起。

如果这是良性发展的话,我不知道恶性发展会是什么样子。

到夜店捡瓶子
 
电子烟品牌

悦刻是一家难得的,在本分和狂欢中找到平衡点的企业。他们搞事情,还善于搞大事情,每次出手总能震动整个行业,带动大家朝着新的目标发展。风格高尚,甚至有些无私。

有人称其为“国际范”,这种国际范不是鼓动全体员工使用谷歌搜索之流的“智慧型企业”所能复制的,这是一种企业基因里带有的高傲。

如果还有第二家的话,笔者认为是火器。这个名字对圈外人可能略显陌生,但是在圈内却十分响亮。

18年的时候,这家企业赶在战狼2上映之前与吴京签约,为电子烟行业带来了第一个“明星代言”。打响了电子烟行业“烧钱”第一枪,确实没辜负自己“火器”的名号。

接着,在悦刻正在筹备天猫旗舰店的时候,火器用三个月搞出了300多家线下门店,这数字在18年简直无法想象。当时所有人都觉得,“这家要发达了”。意想不到的是,火器的产品质量却出现了重大问题,重大到连“战狼2”的红利也带不动他们,企业逐渐走向没落。

就在大家都认为火器一定会像其他老牌电子烟品牌一样不了了之的时候。19年春天,火器这帮人憋着一脸坏笑,从裤兜里掏出了自己的“大宝贝”——ammo换弹雾化烟。
 

Ammo对得起自己的名字,像子弹一样打在了所有从业者的心脏上——没人知道,当饥肠辘辘的线下渠道碰上了优秀的产品,会有多可怕。

招募34个省级经销商,用时254个工作时。

一个月,零一天。

19年初夏, ammo产品上线的第三个月,对外公布了“月销主机20万台,烟弹近300万颗”的全新纪录。即使按照惯例,把这个可能灌水的数字腰斩,也有将近150万颗的惊人销量。

产品走向市场之后好评明显,漏油渗油的概率控制的比较优秀。火器也自称:“解决了烟油入口这个疑难问题”。

笔者在行业内部微信群内抛出这一结论,得到了内地四个城市10多个不同品牌经销商的认可。大家对火器的产品质量产生了重大改观。如此低开高走,令人敬佩。

跟火热的销量比起来,火器的“响声”却像装了消音器一样,十分冰冷。大家很少在圈内看到有关火器的消息,最多也只是从工厂打探而来的令人咋舌的产量,这让人很难理解。

“他们4月全公司都在我们工厂盯生产,甚至有十几个员工亲自上产线,每一批货出厂直接到公司就发走了,一台都剩不下。”——?火器代工厂的销售总监李总接受采访时如是说道。

没人知道这帮人怎么想的,因为他们不说话,只收钱。

悦刻之后,又多了一个进夜场捡瓶子的老大爷。

尾声

电子烟行业如此喧嚣,每一个参与者,都像酒后跳入舞池的美女,摇摆着身姿期待吸引更多目光。

笔者却觉得,舞池旁端着红酒,稳坐畅谈的姑娘们,更加诱人。

悦刻和火器这样踏实做业务的企业,永远都不嫌多。天花乱坠的销量和噱头背后,稳定盈利,才是企业的最终生命线。

“奇葩逸丽,淑质艶光”,电子烟圈的这两朵奇葩,没什么轰轰烈烈,竟然只是做了些本分事。

这事本身,就值得思考。
网站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附上本网链接:http://www.ecig100.com/

分享: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