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用iqos戒烟成功吗?

muyu 国际新闻 2018-09-13 17:51:35
  有人用iqos戒烟成功吗?尽管在你的生活里并不会看见有多少人在用IQOS,但它就像明星界的鹿晗一样,火的莫名其妙。

  从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到梁朝伟花样年华,抽烟这种行为被不抽烟的人下了一堆定义,但对于一个走路带焦油味的老烟民来讲抽烟就是多年床事之后一根烟养成的毛病。

  如果说戒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那么每个烟民都曾在断烟的深夜发誓来一次诺曼底登陆。

  每次戒烟都像是一场自我辩思,从戒烟贴、雾化电子烟试到《这本书能让你戒烟》,每个过来的老烟油子都会告诉你,相信任何一款戒烟产品都是对智商的侮辱。
有人用iqos戒烟成功吗
  尽管如此,当IQOS在日本打着烟草轻奢替代品的旗号进行全球推广时,还是出现了一大批不抽烟的姑娘打着戒烟的旗号,每天开着翻译软件挂着FB每天关注国际代购的市场动态。

  在维基百科能看到iQOS的使用原理是将含有烟草的烟蛋插入到IQOS加热棒内,并加热至刚好产生尼古丁的热度,从烟弹一端吸入便可以获得类似吸卷烟的快感。

  不同于其他类烟草产品,发布前就找了大量明星背书,刚推出就获得了世界范围的关注,不过因为其成分含有烟草又在美国、中国等海关管控。

  其中隔壁的俄罗斯是为数不多的IQOS出售国之一,俄罗斯的司法部长曾鼓励民众使用IQOS,并公开表示希望电子烟能够替代香烟的城市愿景。

  IQOS确实可以过滤大量的焦油,但其拙劣的口感以及每次抽烟都要重新充电的模式让每个chainsmokers都嗤之以鼻。

  生为西伯利亚灰熊的后裔,尊严不允许他们抽这种嘬一根只能抽几口的娘炮烟。

  在youtube上一位俄罗斯的小伙发布了一则20多万浏览量的IQOS测评,视频中他干点了一颗万宝路烟弹,在生憋了一大口气后评价道。

  “这种感觉很像我们俄罗斯传统的钢丝球搓蛋的游戏,虽然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苏维埃的时期但我们俄罗斯人仍然是hardcore红色后代。”

  同时经常测评vape的电子烟大佬也表示,“虽然我早就已经知道很垃圾,但是没想到还不如墨西哥的报纸卷玉米须子。”

  但是每一种商品都有其垂直用户,就像包装上画着死小孩的泰国进口烟才是死金圈子里的硬通货。在中国,除了还没死心的戒烟大哥,在小红书软件里你能一窥最本质的中国用户。

  因为国内的电商平台无法买到IQOS,于是一群不知道insgream是什么的INS风少女为IQOS提供了本土小红书庇护地。

  为了能买到IQOS,烟民老张登录小红书企图在代购丛林中找到靠谱的私人黑货,但他逛了一圈之后才发现如何粉饰充电宝才是他们关注的焦点。

  每年的潮流都有一个官方猪肉质检章,几年前是对号扯到鞋帮子的耐克,今年是菜篮子LV × SUPREME

  往下翻几页,几乎每个大脸下面拿着一根IQOS自拍照的帖子里,都会看见一排名字带着皇冠的公主在那讨论好几百条,到底是贴supreme好看还是彩虹小马好看。
有人用iqos戒烟成功吗
  在中国的烟草江湖中,社交一直是烟文化的精神支柱,那些中年无产阶级在递烟时寒暄,而新一辈则凭借IQOS充电宝庞大的表面积在烟草领域里独树一帜。

  这就像男性与女性之间的鸿沟,每个都会在男人在TF和MAC的迷乱中游走一番后,踩中芭比粉的地雷,女生同样也不知道为什么送给老烟枪男友的酸奶味健康电子烟男友只拿着不抽。

  一个人如果花3块钱买一包香烟,那么这包香烟多半会叼在他自己的嘴上,但如果有人花1000元买一条香烟,那么他通常并不是这条香烟的最终消费者,给IQOS洗地的往往是抽爆珠爱喜都不过肺的那帮姑娘。

  常年在high吧看门的保安一语道出了真谛,“抽IQOS戒烟的和吃炸鸡喝无糖可乐的都是同一批人,想要戒烟的早就戒了,不至于兜里揣着个车用点烟器脱裤子放屁。”

  尽管每个在IQOS官网购买产品的人都会看到注释说明本品不能作为戒烟产品,但在图片互联网与消费鄙视链的浪潮下,就算看破娱乐消费的人也大多选择随波逐流。
网站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

扫一扫阅读、分享vape文化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