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签下陈冠希,二十问答彭锦洲

huoqi 电子烟网红 2019-08-30 09:58:27
8月30日消息,在27日陈冠希微博宣布成为小野电子烟特邀创意官的当天,蓝洞新消费《电子烟100人》栏目和小野CEO彭锦洲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试图将这位敢于签下陈冠希并深度合作的CEO背后的故事告诉大家。

这也是彭锦洲在创办小野后在媒体的首秀。

我们先来看签约陈冠希后的效果。
 
彭锦洲

截至8月29日中午12点,陈冠希在微博发布的小野TVC视频播放量达到了800万,转发数超过4万,话题阅读3800万,讨论5.1万。

此前我们曾报道签约陈冠希的价格可能在千万元级别,后来有消息人士称可能也就在数百万元级别。所以,如果按照千万元代价做一个投入产出对比的话,相当于1元1个播放,3毛一个阅读。

如果是数百万的费用成本,上面的播放相当于5毛一个,1毛5一个阅读。

上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微博玩法还是王思聪在IG夺冠后花了113万在微博抽奖暴涨1000万粉丝的营销。

小野签约陈冠希,确实也是富贵险中求的一步棋,如何要在敏感人物加敏感行业双重压力下做出这个决策,的确需要很强大的内心。

从实际的营销效果看,小野这一波节奏把电子烟行业看得目瞪狗呆。就在大家都在一边观望一边看是否有后续影响时,小野已经悄然把第一个邀请明星做电子烟代言的品牌标签收下了,以后再说到电子烟代言人,所有人都回避不了小野和陈冠希。

线上营销阅读数据ROI很高,接下来留给小野的就是如何把线上品牌影响力和陈冠希的势能转移到线下和消费端的转化。
 
彭锦洲

彭锦洲今年50岁,在电子烟行业里算是第一高龄CEO,曾经在华为、港湾、FIIL耳机、锤子科技担任过高级职务,具有丰富的硬件研发制造经验和消费电子从业经历。

职业背景:

彭锦洲1993年加入华为。2000年跟着李一男创办港湾网络担任副总。2007年回归华为,负责企业业务和无限业务。2011年调任华为消费者事业部,负责电商平台筹备工作,2013年加入华为荣耀事业部担任副总裁,见证了荣耀从无到有,从一亿美元到二十几亿美元的奇迹般增长。2015年离职荣耀加入汪峰创办的FIIL耳机担任CEO。2017年9月加入罗永浩创办的锤子科技,担任总裁。2019年4月创办小野,担任CEO。

彭锦洲在创办小野之前,除却短暂的FIIL耳机CEO经历外,多数时间都是担任二把手的角色,主管具体业务。

外界对彭锦洲的评价是低调的老实人,我们在百度搜了一下彭锦洲,仅有11万个结果,百度了一下罗永浩,有2610万个相关结果。

但低调的老实人在相当长的职业经历中却和天才少男李一男共事过,和摇滚歌手汪峰共事过,和超级网红罗永浩共事过,这三人属于完全不同背景,彭锦洲似乎具有百搭的气质。

在对话中,他也告诉了蓝洞和以上三位知名人士的相处之道。

从我们查到的目前已经公开的资料来看,彭锦洲比较低调,专注产品研发,不常在外面发声,属于典型的研发型CEO。

但我们还发现彭锦洲有些文人的气质,有时候拽出一些特别诗情画意的句子,还显出一些老实人的浪漫主义色彩。

比如在他离开荣耀时,曾经写过一封离职邮件。有些句子非常骚气。用网络流行语来说,就是内心其实是一个挺浪的人。

这封邮件写于2015年,彭锦洲差不多45岁。

「一个人的一生中,一定有最美好的一天。我的那一天,绝对最美好。」——这是他回忆自己加入华为时完全误打误撞,本来是陪朋友去面试的,结果他被录取了。

「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这是回忆在华为做业务时的热血沸腾。

「我内心的小猛兽挠得难受。」——这是他在遇到李一男后准备出去创办港湾,虽然没听懂李一男在说什么,但李一男的确勾起了内心的不羁。

「世界这么大,最多犯点错,我,想去试试。」——于是,彭锦洲跟随李一男创业了。

「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村上春树的名句被信手拈来纪念港湾与华为的恩怨情仇,走失的朋友,和可以托付的兄弟。

「这个世界最糟糕的不在于不够自由,而在于我们为自己设计了太多的枷锁。」——加入华为荣耀后最后又要出去寻找自由。

「生命于我就是一条蜿蜒的河流,有时平淡如镜,静水潜流。有时激流澎湃,汪洋恣意。即便穿越冬季,伴随坚冰和皑皑白雪,坚冰下依然是一颗不羁的心,向前缓缓流动。」——这要说是散文家的散文,我觉得没人不信。

「世界这么大,最多犯点错,我,想去试试。」——所以彭锦洲开始连续的折腾。

看完这些颇有情绪的句子,蓝洞总结一下彭锦洲,应该算得上是科技圈一位带有古典浪漫主义情怀的宅男诗人了。

这类诗人最典型的特征就是,下笔似有神,上嘴却理性。

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折腾他最新的不羁事业——小野电子烟。

为保证原汁原味,我们采取了问答式呈现。

蓝洞:彭锦洲老师,今天忙坏了吧?

彭锦洲:对,今天还好,比平时忙了一点。

蓝洞:我看小野和陈冠希的合作效果还不错,视频应该快接近300万播放了。「注:当天下午16点左右。」

彭锦洲:对,特别是前面一段时间上升挺快。

蓝洞:大手笔,祝贺你们。

彭锦洲:谢谢!我们也是想给这个行业带来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

蓝洞:小野V1带有比较强的工业设计,结合今天首发,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亮相。

彭锦洲:对,这款产品我们是花了时间的,设计方面,基本是按照老罗的指导进行设计。

蓝洞:目前小野的团队构成情况如何,我们该怎么正确理解老罗、老彭和小野的关系?老罗和小野的最准确关系应该是什么?

彭锦洲:小野现在分为深圳研发、北京渠道两大部分,深圳毕竟离供应链产业比较近。我们的团队构成来讲,有很多跟着我工作很多年的同事,包括华为出来的,也从业界招了一些人。

至于外界关心的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可以来正式说明一下。首先,我是小野这个项目的牵头人。在我刚创业的时候,老罗给了我特别大的帮助,最开始我跟他商量说我想怎么做。最早在工业设计,包括后面怎么做营销,坦率说包括陈冠希这件事情上,我们团队一起商量要签陈冠希,在怎么跟陈冠希沟通方面,老罗还是帮助了我们很多。

后来我跟他讲,干脆你深度参与,我现在主要把小野工业设计这部分交给他和锤科设计工作室,我们是一种非常深度的合作模式。

蓝洞:现在做电子烟也有大概小半年时间,你怎么理解电子烟这个行业?定义它是快消品还是消费电子,还是其他定义?

彭锦洲:说老实话,我入行时间不长。从我这里来看,我觉得应该从电子产品本身来说,跟快消品不太一样,设计有硬件的设计,有精度的要求,这些跟原来做手机类似,只不过技术门槛和需要投入的资源没有那么高。你看我们以前做手机软件时至少需要几百人,现在技术难度也没有那么大,还是有机会做的更好一些,我们做电子烟相对来说比较自信。

其实我觉得消费电子跟快消品有相通的地方。包括手机,特别是配件跟快消品很像,有共用的渠道,在营销也有借鉴。但是就电子烟来讲,它既有硬件,应该是消费电子更多一点。但是烟弹、口味这些更像快消品。

蓝洞:怎么看现在中国电子烟这个市场?觉得是一个短暂的风口还是很大趋势产业?

彭锦洲:其实我是这么看,大家现在都很看好,我觉得电子烟本身一定是一个趋势,在中国是刚刚起步,发达国家的渗透率有的10%、有的30%,我们肯定是刚刚起步。我认为电子烟是趋势,是需要长期来看待这个行业的。

蓝洞:现在怎么评价小野在国内发展情况?国外有做布局吗?

彭锦洲:发展基本都是按照我们自己规划的节奏在做,从现在来看应该说还不错,产品刚刚发布一个月出库商品提货金额就有一千多万。后面每个月产品基本保持30%以上的增长。我觉得还是不错,已经超过原来的预期。

从海外来讲,我们现在在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做全球性的布局,电子烟这个业务应该说是全球性的业务,市场是全球化的市场。

蓝洞:目前线上线下占比情况怎么样?渠道方面怎么推进?

彭锦洲:总的来讲,线下大得多,线上的话应该是不到30%。从渠道这一块来讲,不管做手机,还是其他产品,渠道的管理还是比较类似。会选对的战略伙伴,那种想长期发展,有共同价值观的合作,从现在来看还不错,我们现在基本上覆盖了一二线城市,从省份来讲,我们现在全国所有省份都覆盖到了。

蓝洞:你自己对V1评价如何?以后发新品频次有什么计划?

彭锦洲:目前市面上的电子烟,只要我看到都会买回来,自己使用了一些,对比下来,我对这款新品非常满意。比如说我们在工业设计上,入口的口感,都是最舒服的。电子烟产品看起来东西不大,其实在产品上挺费工夫,包括烟弹的设计,烟弹变长后怎么解决带来负面的问题,这中间怎么平衡都需要考量,我们的CTO,以前在华为、联想,还有阿里都工作过,他在行业里面是很顶尖的。

另外在工业设计这方面,我们这次有偏墨绿色,不仔细看这种颜色很深,还有拿到手里的手感都不错。当初要调这个颜色,老罗把他的设计师都快逼疯了。偏浅以后会显得特别难看,非常老旧。这种细腻度,在这个上面花了很大功夫,希望这个产品出来以后,让人用了以后会喜欢。

在发布新品方面,我们更多根据市场需要,比如说不同的设计面向不同的用户群体。我们现在V1,比如以前V0,不完全是替代的关系,以前的有点肌肉感,现在比较柔和。后面用不同的材质,不同的风格,面向不同的人群,这是一个方向。另外我们会根据产品新技术应用,我们也在研究下一步希望解决电子烟行业还存在哪些问题,这些问题在什么时间点攻克,攻克以后我们到时候有一些新的产品出来。

蓝洞:怎么看待蓝牙电子烟?

彭锦洲:现在这个时间点来说,我判断还没有成为一个显性需求。老实说我们内部也在做评估,但是也在看是先做哪些东西。从社会价值和用户价值方面,适不适合做?我们现在主要更取决于这两个方面来判断。

蓝洞:小野的名字怎么来的?你取的还是老师取的?

彭锦洲:这个是当时我们召集大家一起来讨论取的,现在也不知道谁取的,所以现在奖励都不知道该找谁。当时有人提议了以后,大家都觉得不错,又发挥了一下,联想出的slogan很好,后来大家都觉得很好,在大家能够理解和接受范围内,这个名字好记,企业的形象也比较契合,行业和用户都还比较喜欢。

蓝洞:韩寒有找过你们吗?「注:韩寒的女儿叫小野。」

彭锦洲:我不认识韩寒。

蓝洞:你觉得现在小野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彭锦洲:对小野来说,我自己认为在这个行业里,第一是我们的团队无论从设计到研发,再到生产交付,包括后面的营销渠道,从整个链条来看,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非常齐整的配置,有很多人在这个行业里工作甚至配合过很多年。比如我们的管设计研发的CTO贺士虎,在很多大公司工作过,有很多在结构设计上的专利,在这个行业里有很大的影响力,本身带团队的能力也很出色。还有负责供应链的朱雄伟,在华为负责十年以上的供应链管理,在锤子也负责供应链体系。这一点我认为也是很关键的。再有一方面,团队的视野和格局比较高,毕竟有些人都经历过创业,或者在大公司、大平台工作过很多年,大家组织能力强,也容易形成共同的价值观和文化。当公司发展到几百人活着上千人的时候,这种组织能力就非常重要,这是我们和行业其他企业不一样的地方。

蓝洞:现在小野融资情况如何?

彭锦洲:我们还不完全方便透露,但还需要等消息确认下来以后,我们会找合适的机会分享。

蓝洞:小野的短期、中期、长远目标分别是什么?

彭锦洲:我们就是做好产品,让小野深入人心,这个是我们长远目标。我刚开始立足把产品做好,让大众愿意接触我们品牌,使用我们,接受我们,到最后喜爱我们,我觉得我们的目标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希望我的品牌和产品在消费者心目中印象越来越深刻,这是我们追求的。

蓝洞:你现在算是做电子烟岁数最大的吗?差不多49?

彭锦洲:对,50岁。

蓝洞:干快消品这个行业,会不会有压力,这个行业现在都是年轻人。

彭锦洲:其实我觉得还好。第一个,我们这代人很奇怪,40多岁,也没觉得是真到了这个年龄,觉得自己还挺有冲劲,还能做很多事情。年龄是客观存在的,我对行业的理解也比较深,毕竟前面我大量接触到电子消费品,从整个产品理念到设计研发都跑过很多遍。

第二个,老意味着在行业里面这么多年有一定积累,包括合作伙伴积累,有很多的知识积累,比如说像财务、商业运营等等,我觉得发挥自己优势就行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好处。我们公司里也有很多年轻人,怎么跟年轻人沟通,他们经常玩的东西说老实话我还真的玩不了,互动这些事情让他们去干,公司就是老中青搭配。

蓝洞:你在手机行业、耳机行业、电子烟行业都做过,这三个行业有什么相通的地方吗?

彭锦洲:我觉得本身差不多,第一个我们都是服务消费者。第二个,立足点还是产品,营销很重要,但是消费者长期来看是选择产品。在用户心目当中,我们希望沉淀下来就是产品和品牌,最终能够觉得我提起手机就知道哪几个品牌就是最好的,我觉得电子烟也是一样,希望大家提起小野,心中立马出现小野产品怎么样,形象应该怎么样。从这些来讲,我觉得没有根本性的差别。

蓝洞:现在大家对电子烟争议比较多,到底怎么样说法更好,有害、减害、还是替烟,结合小野定位怎么看?

彭锦洲:我们一直这样的理念,不抽烟的人我们不鼓励抽电子烟,再怎么说里面还有尼古丁,危害多大不好界定,反正有害。如果有这类嗜好的用户,我们尽力做好,可以让你更便利使用,也减轻负担。

蓝洞:电子烟国标有可能很快发布,从企业角度来讲,你怎么看国标的这些发布,还有未来市场监管?

彭锦洲:我觉得总体来讲是一个好事。其实很多行业刚开始没有标准,现在企业可能存在良莠不齐,我们非常担心,会不会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有标准有监管是好的事情,鼓励市场健康发展市场,企业都在市场里良性竞争。小野希望把产品做好,成为一个消费者心目中的长期品牌。我希望从上游供应链也好,下游渠道也好,带着合作伙伴我们共同努力,在国标上不停提升我们的产品,给消费者最好的产品。我对这个事情是持欢迎的态度。

蓝洞:日常有什么爱好吗?举出来三个比较喜欢的爱好。

彭锦洲:可能看书是我最大的爱好,其他的爱好也是时间不允许,以前喜欢钓鱼,喜欢爬山,旅游。这几年我感觉一直保持下来就是看书,因为这个随时可以进行,我们经常出差,在书店里面随时淘一些书,另外电子书还是很方便。

蓝洞:我们知道老罗是一个网络红人,外界可能对老罗了解不太够,你跟他毕竟也是共事,觉得跟他在一块有压力吗?

彭锦洲:这个倒还好,我可能跟其他人不一样。因为我们一开始是朋友,包括很多人都知道,当年我们FIIL耳机产品第一次发布的时候,他经常整夜给我们出主意,应该怎么做怎么做,他很热心。到后面去锤子跟他合作,现在来讲就是大家在一起,有什么话直接说,他是非常愿意给别人帮助,分享自己的智慧。我在Fiil时候,他那会也很艰难。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的关系可能跟其他人不太一样。

蓝洞:每个创业都有不同的阶段性的结论和结果,你会在意失败或者成功吗?

彭锦洲:完全不在乎得失成败也做不到,只能说到我们这个年龄,能够比较坦然看待这些东西。人反正一辈子长度有一个大致的范围,能不能干一些自己愿意干的事情,或者你想干什么就去干,至少多少年以后不会因此而后悔。这个过程里面,你一定会有所收获,有特别成功的收获,也有的事情做的没有那么好,跟预期有差距,但有可能在中间收获别的东西。其实这个结果是什么我看的比较开,我觉得自己还比较年轻。

蓝洞:在华为、港湾、FIIL、锤子过去差不多26年职业生涯中,比较喜欢哪一段职业生涯?最喜欢的搭档是?

彭锦洲:我在这些公司里面收获很多。26年、27年中,华为占了一大半。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一定是在华为学习成长更多,包括对性格、职业生涯的影响,包括职业习惯的形成,都是帮助很大。

从搭档来说,在这几个公司里面,我觉得可能都是和行业里面特别顶尖的人一起创业,都特别优秀。华为我有很多搭档,有的做到非常高的层面,甚至董事会层面,是非常好的伙伴和非常好的朋友。包括刘江峰、在港湾是李一男、FIIL是汪峰、老罗这些人在行业里面都是顶尖,跟他们在一起都会学到东西,每个人都很有性格。

总的来讲,我从每个搭档身上都会学到很多东西,每次还是挺心怀感激。

蓝洞:你的职业经历很奇遇,跟娱乐明星搭档,跟天才技术少年搭档过,跟超级网红搭档,你看起来很百搭。

彭锦洲:跟这些人在一起以后,确实视野不一样。

蓝洞:我看了你2015年离开荣耀的邮件,虽然看起来是搞产品的,但骨子里挺浪漫,用网络语言来讲这叫“闷骚”。

彭锦洲:首先我确实很爱读书,我自己觉得自己是现实浪漫主义,现实的理想主义的人。45岁,年龄很大了,我自己这么想,在我这个年龄,这个时间点确实想保留点学生气息,还是希望在很多领域里面有所成就,说的高尚一点就是为社会创造价值,说的低一点,就是能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思,给身边人、社会带来有影响力的东西。

蓝洞:你之前职业经历可以理解为二把手角色,都不是CEO,现在在小野是CEO角色,觉得从心态包括各方面来讲,会不会有一些不同的调整?你希望小野最可能结果是什么?

彭锦洲:我觉得没什么太大不一样,原来也会经常有做一些独立的决策,可能我们在华为养成的习惯,在决策和战略方向,或者策略的东西,我们会广泛吸取意见。有一种说法叫听多数人意见,自己做决定。所以我们现在做小野也是这样,关键性东西跟核心管理层做出商量,吸取意见。

小野未来怎么样?我是这么看,我们自己初心不变,我们做这个公司目的什么?就是希望把产品做好,让小野这个品牌深入人心。我们希望大家提起小野能想起电子烟,提起电子烟就能想到小野。值得信赖,这样一个品牌形象。

蓝洞:你是哪里人?

彭锦洲:我是湖南人,但是籍贯是湖北,我父母都是湖南人,我是在湖北出生,在湖北长大。

蓝洞:在哪个大学上的学?

彭锦洲:青岛海洋大学,现在改名叫中国海大,我学的是国民经济管理,92年毕业,毕业以后我本来分配在内地,但是我很快到深圳去了华为干了10多年。

蓝洞:非常感谢你接受蓝洞的专访。

彭锦洲:感谢蓝洞,我和很多媒体人都长期保持很好沟通,从你们的视野出发会看到很多其他信息,希望后面可以一起跟你们多做交流。

蓝洞:谢谢。
网站声明

本文转载于网络,不做任何商业用途,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QQ823915627删除,转载请附上本网链接:http://www.ecig100.com/

分享: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