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存告急,中小电子烟品牌排队等工厂,疫情加速行业洗牌

huoqi 电子烟公司 2020-02-21 10:13:43
当大部分电子烟工厂都处于停工状态,处于下游的电子烟品牌方和代理商也无法避免地受到波及。一方面品牌商受到工厂产能的制约,自身库存告急;另一方面线下渠道停摆,众多品牌代理商的生意无法开张,有货也卖不出。

时代财经近日深度探访电子烟产业链发现,对于工厂来说,问题在于复工时间未定、收款周期延长和一线员工不足,部分中小工厂表示自己最多能撑3~6个月;下游中小品牌方则库存告急、新货上市计划搁置;对于进行末端销售的代理商来说,则是进货价格上涨,销量减半、线下门店租金却要照付。

许顺坚是深圳市雾职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其经营的电子烟品牌雾职在国内算是中游品牌。他对时代财经表示,以雾职目前400万件的库存,能支撑到3月初或中旬。

“工厂生产周期是14天,如果在3月初开不了工的话,对我们的影响就比较大了。”许顺坚表示。

不过,他续指,即使尽早开工,工厂也会优先生产大品牌的订单,“可能大工厂或者是说大的平台方,他们的优势会更大,小的估计就撑不下去了,他们排不了这么多。”

2月17日,国内知名的电子烟展IECIE官方博闻创意会展也宣布,原计划定于4月24-26日在深圳会展中心举办的电子烟展,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也将延后举行。“这会影响我们的招商,至少上半年是很难招商了。” 许顺坚表示。原本打算在4月初上市新产品的雾职,由于工厂的停工,产品模具也没改好,只能推迟进度。

澪渡是2019年8月份新成立的电子烟品牌,去年年底刚生产出一批新产品。

“原本是打算过完年将我们线下的店铺向全国,刚开始准备大干,就被疫情闹得开不了工,现在只能在微信卖了。”澪渡一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如此表示。

品牌代理商们则面临着备货不足、货源涨价的窘境。

“(供货)现在开始逐步恢复,但是由于工厂复工延后,所以估计全面恢复(供货)要到3月份了。” 悦刻联合创始人、渠道负责人蒋龙在18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我就很后悔年前备货太少了,导致现在货不足价格又贵。” 梁观龙经营着两家电子烟的专卖店,是悦刻和雪加的代理商,“没货只能找其他代理商提货,现在批发价涨了2-7元,价格算高了。”

梁观龙向时代财经透露,因为疫情,他的店铺无法开门,只能在微信接收订单,相比于过年前,销量直接减半。

目前,对于梁观龙来说,一方面下游需求仍在,但发货难,另一方面则是上游供货不足、供货恢复时间不定,“所以这段时期不敢多拿货,怕突然价格就调回来了。”

事实上,在国内电子烟市场,与澪渡处境相似的小、新电子烟品牌并不少见。根据天眼查数据,十年来,我国电子烟企业持续增长。近几年增速虽有所下滑,但2016、2017、2018年的新注册企业数均超过1000家,且2019年至今,电子烟企业已新增超2000家。

电子烟行业迎来又一个洗牌期已成业内共识,多名业内人士均向时代财经指出,因为疫情,再加上此前线上禁售的影响,资金不充裕、研发实力较弱的电子烟厂商和品牌将会逐渐走向市场边缘、被淘汰。

亦有诸多行业人士表示,疫情带来的影响只是暂时的,线上禁售、电子烟缺乏明确监管标准对于行业的考验和伤害更大。
网站声明

本文转载于网络,不做任何商业用途,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QQ823915627删除,转载请附上本网链接:http://www.ecig100.com/

分享: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