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全面禁止电子烟背后是3.5亿中国烟民的患癌宿命

muyu 电子烟有害吗 2018-10-22 15:10:59
香港全面禁止电子烟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目前香港还只是一个提议,不过这个信号非常危险,电子烟本身是被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电子烟的危害性要远远小于传统卷烟,而这一事实很少为公众所知。如果香港真的执行全面禁止电子烟的的话,香港居民只能被迫吸香烟,香港烟民是受到危害的。

  如今,香港特首说要全面禁止电子烟了。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近日正式宣布全面禁止电子烟。此前美国纽约州州长也签署相关法案,禁止公众在室内使用电子烟。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把电子烟视为香烟的同类,而不是那些烟厂口中的“戒烟伴侣”。

  早在2015年,一份来自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研究就表明,电子烟里面所含有的部分化学物质可能会引发一种无法治愈的肺病,这种病俗称“爆米花肺病”,学名是“闭塞性细支气管炎”的呼吸道疾病。

  一年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颁布规定,开始对电子烟行业进行监管。此后,所有在美国销售电子烟的制造商都要向美国政府提交成分、产品设计、在健康方面的风险、产品对年轻人及非电子烟使用者的吸引力等信息,FDA批准之后方可开始销售。

  而在今年举办的烟草大会上,电子烟并未获得区别对待,它与传统香烟一样,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定义为后者的替代品。这届大会主旨在于更新《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Framework Convention on Tobacco Control)的有关细节。该条约自2005年生效以来,对公共卫生影响巨大。条约规定了许多控烟手段,如禁止打广告、在图形包装上刊印警告标语、设立禁烟工作区以及征收烟草税等,使得许多国家的烟草使用率有所下降,并因此赢得了广泛赞誉。
香港全面禁止电子烟
  但今年,代表们以及全世界的公共卫生监管机构面临着一个新的严峻问题:该如何应对可燃香烟替代品呈爆发性的增长?这些替代装置包括,使用者可通过它吸食加香尼古丁蒸汽的电子烟;对烟条采取加热不点燃的方式,从而不会释放致癌物的所谓“加热不燃烧装置”;以及类似“Juul”这样的新电子产品——Juul的外观如同U盘,抽它的美国中学生数量最近出现了激增。

  所有这些香烟替代品都自称比传统的香烟安全,因为它们并不点燃烟草,所以不会产生有毒的烟雾。然而,烟草公司并未回答的是,吸进去的化学物质会对健康造成何种影响。公共卫生官员担心,此类装置会诱惑许多原本不吸烟的人,从而制造出新一代的尼古丁成瘾患者。

  朱迪斯·马凯(Judith Mackay)博士是烟草业的专家,他在该领域耕耘多年,同时还是全球健康倡导组织“Vital Strategies”的高级顾问。他在会上表示:“世界上所有的司法管辖区都在苦心研究电子烟。它们到底是在鼓励年轻人吸烟,还是真的会让吸烟人士戒烟?关于这点,我们几年后才会有答案。”

  从医学上看,电子烟的危害显而易见;而从产业结构上看,电子烟完全是传统香烟行业衍生出来的新型产品。那些大型的烟草公司开始收购一个又一个的小型蒸汽烟公司,并推出新的尼古丁替代品。菲利普莫里斯国际集团公司(Philip Morris International)、英美烟草集团(British American Tobacco)和其他传统烟草公司现在都在出售尼古丁输送替代装置。

  烟商们坚称“尼古丁不是人类的敌人”,但大部分的医学证据表明,烟草不仅和肺癌直接相关,和十多种癌症都有关系。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中岛宏说:“许多人不是死于疾病,而是死于无知。”

  不久前,中国国家癌症中心发布了最新一期的癌症统计数据。在中国,平均每天有超过1万人被诊断出患恶性肿瘤。其中,肺癌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它占据了恶性肿瘤的20.55%,是位于第二位的胃癌两倍之多。平均每五个癌症患者里,就有一个需要和肺癌做斗争。而他们的未来并不乐观:肺癌的死亡率也稳稳居于首位。

  报告显示,中国目前有将近3.5亿烟民——几乎是全球吸烟者的三分之一,而加上二手烟的话,将有5亿以上的人暴露在烟草的环境中。另一组数据显示,吸烟者因肺癌死亡的概率是不吸烟者的10倍。换言之,这3亿烟民可能逃不过肺癌的宿命,而另外两亿多的“二手烟民”的健康状况也不容乐观。

  其实,中国自从1979年国务院批准四部委下发《关于宣传吸烟有害与控制吸烟的通知》时,就已经开始步入控烟进程。但中国的特殊国情在于:作为烟草大国,财政收入对烟草业的依赖很高。仅以2015年为例,中国烟草行业实现税利总额11,436亿元人民币(2015年平均汇率为1元人民币约合0.1606美元),上缴财政总额10,950亿元,不仅在当年全国税收总收入占比高达约8.77%,而且比财政收入排全国第一的广东省全年的财政收入还要高。
香港全面禁止电子烟
  正如经济环境对所有消费都会产生影响那样,美国在1981年遭遇香烟消费下滑前,经历了1979年的经济大萧条;德国的香烟消费也在1980年后走低,同期走低的还有国内生产总值(GDP)。中国这几年的情况也十分类似,从2011年开始,GDP增速明显降低。

  对电子烟,中国政府仍然处于观望的状态。在欧美日本畅销的电子烟品牌暂时依然很难打入中国市场,而像日本流行的电子烟“iQOS”这种“加热不燃烧”型的产品更没有办法正式进入中国——因为它需要烟丝,烟草在中国属于国有垄断专卖产品。

  一名要求匿名的电子烟从业者说:“最混乱的时候往往是最好赚钱的。”

  所以,这也不难理解香港政府对电子烟的“绝情”——由于电子烟制造商和零售商并未让他们的产品避开未成年人,不管电子烟是否会导致成瘾或肺癌,它都不应该成为青少年的“零食”、玩物甚至是日常用品。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烟草控制研究与教育中心(Center for Tobacco Control Research and Education)负责人斯坦顿·格兰茨(Stanton Glantz)说,缺乏管理的情况下,电子烟企业会为所欲为,格兰茨自称对电子烟持悲观态度。他认为,由于健康数据缺乏,现行的室内禁烟规定也应该应用于电子烟。他说:“这些东西的最大问题是,由于质量控制不力,你永远不能确切地知道自己吸入的是什么。”

          推荐阅读:香港为什么禁止电子烟
网站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

扫一扫阅读、分享vape文化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